专题栏目
心得体会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题栏目 > 心得体会
割不开的道缘,撇不下的道场
浏览次数:次 发布时间:2018-12-26

                                        ——改革开放四十年感悟

刘玄遵

 

      今年是我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自1978年以来,监利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经济大发展,人民安居乐业,生活幸福安康;教育大提高,群众尊师重道,文化素养增强。“仓廪实而知礼节”,随着监利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思想文化的追求也日益强烈。

 

      一、真武崇拜在监利盛行

      监利县地处长江北岸,江汉平原腹地,自古尊儒重道,人们以读书修德为尚,历史上出现了翰林朱材哲、帝师王柏心等大儒,也出现了佛教天台宗创始人智顗、道教学者李可道等宗教领袖。因此,监利民众信仰普遍、浓厚、纯朴。在民间,基本同时信仰佛教和道教,遇庙烧香,见像拜神,宗教与楚人民俗混合在一起,而道教占有一定优势。

      相传祖天师张道陵东行传道,返入蜀地时滞留古华容(今监利县),遗教于此。由于监利从古至今饱受水患之苦,民众虔心敬拜玄武。至李唐时,建观供奉,供四方信众朝拜。监利民众不仅在当地敬拜真武,还自发前往武当山、荆州道教宫观朝拜,俗称“朝金顶”“朝太晖”,这一传统延续至今。哪怕是战争年代、文革期间,民众对真武的崇拜依然不减。

      听老修行讲,在六几年,祖师庙的废墟上,每到夜晚至凌晨,总有星星香火在闪耀,香味飘到四方,引来红卫兵的驱赶。每听到此,我不由得心中泣泪,即是欢喜,也是悲情。喜的是祖师的影响如此深远,我们的群众如此的虔诚。悲的是正教得不到阐扬,群众的心灵到何处安放。

 

      二、党的宗教政策开放开明

      十年浩劫,说短不短,说长不长。其间道教人士遭驱赶回乡,道教场所被拆除建房,道教经典被焚烧批斗,道教神像被熔解造原子弹,信教群众更是不敢抛头露面。信仰藏在了灵魂深处,正教藏到了民间。

      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令无数反革命、右派、知识份子臭老九喜极而泣,也给无数宗教人士和信教群众带来了希望。新中国的发展迎来了春天,宗教的发展也迎来了春天。就在这年春天,祖师庙的废墟上,不再有红卫兵的出现。没过多久,当地群众自发组织,自愿出工出力出材料,将一座简易结构的祖师庙建了起来,偷偷藏着的神像、法物也拿了出来,进了庙堂。宗教人士回来了,祖师庙又恢复了香火,信教群众无不奔走相告。再也不用偷偷摸摸,再也不用吓吓惊惊,党的宗教政策温暖着每一个人的心。

 

      三、虔心慕道时刻不放松

      和无数监利民众一样,我也深受儒道思想的影响,在骨子里崇奉道家思想。1980年,我接触了道教,并有缘拜见武当名道神医祝通愚道长。在师父考查了五年之后,终于有幸拜在祝通愚道长门下,并赐法号玄遵。

      正式皈依三宝,我自然喜不自胜。心想我是一名武当弟子,绝不能辱了师门。因此我每天没日没夜地学习师父交给的道书,也在地方向道门前辈们请益。1992年,监利容城恢复道教场所九莲宫,承蒙地方政府的信任,由我出任九莲宫民主管理小组组长。这是对我的一次考验,也是莫大的鼓励,它成了我人生的又一个起点。新的领域,新的岗位,我认真对待,“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只为让领导放心、让信众满意,不曾想却带来了一系列的荣誉。

      1995年受县宗教局委托,任监利县道教协会筹备组组长;1998年监利县道教协会成立,任秘书长;1999年任湖北省道教协会理事;2000年至今当选为监利县道教协会第二届、三届、四届、五届理事会会长;2001年,出任监利县祖师庙住持;2002年在辽宁千山五龙宫受天仙大戒;2005年被推选为中国道教协会第七次代表大会代表;2007年至今当选为湖北省道教协会第三届、四届、五届理事会副秘书长;2010年被推选为中国道教协会第八次代表会议代表;2015年被推选为中国道教协会第九次代表会议代表。

      工作上的一点点成绩,也给我带来了政治上的荣誉。1999年至2004年被推选为监利县第十一届和第十二届政协委员;2007年被选举为监利县第十六届人大代表;2011年当选为监利县第十四届政协常委;2017被选举为监利县第八届人大代表。这些荣誉的取得,都不是我个人的能力所致,是党和政府宗教政策所赋予,是组织多年培养所造就。

      最让我难以忘怀的,是2005年6月24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受到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接见,并合影留念。因此,我要感恩党和政府,我们宗教界都要感恩党和政府。如果没有党的好政策,就没有我们宗教界的今天,也没有我们宗教人士的今天。

 

      四、光大祖师道场永不懈怠

      祖师庙是两湖平原享有盛誉的道观,历史上的祖师庙恢宏阔大,精美绝仑,道帜远扬,香火鼎盛。如何恢复它的昔日荣光,在新的时期发挥更大的作用,是监利广大信教群众的共同心愿。当时,我身为监利县道教协会秘书长,我的心情比大家更为迫切。

      1994年,县政府批准在原址恢复祖师庙,但还只是一纸空文,人员、资金、用地什么都没有落实。1999年,我被推选为监利县第十一届政协委员后,即着手对祖师庙的历史与现状作详尽的调查与研究,并郑重地向县政协十一届全会提出了重修上车湾镇护国仙山祖师庙的提案。县“四大家”领导高度重视,组成专班进行考察、论证,决定由县民宗局牵头,县道教协会具体负责,成立祖师庙修缮委员会,着手重建祖师庙的前期工作。

      接下来三年的时间里,我的生活基本上是在车上度过的,长期外出考察,学习借鉴著名宫观的建筑特色,考察古建队伍的资质能力,考察设计单位的设计成果,无数次会商修改规划、图纸,就连吃饭睡觉有时都在车上。回到家里后,又要操持动迁事宜,周边40几户居民房,安置补偿、签合同等,都要亲力亲为,严格控制。

      2002年祖师庙重建工程正式开工,但当时庙里只有20万元启动资金,而整个工程需投入资金500万元。我不断奔走,向政府部门呼吁以求得支持,向信教群众及皈依弟子们的捐款以取得赞助。三年时间,祖师庙共筹得资金400多万元。三清殿、玉皇殿最先落成,但标准不高。祖师大殿继而开工,突破小农意识,打破传统界限,高起点规划,高标准建设,因此才有了后来“荆楚第一殿”的美誉。

      在后续的十六年间,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四方信众鼎力支持,灵官殿、坤道院、斋堂、钟楼、鼓楼、财神殿、三霄殿、三官殿、慈航殿、文化长廊、碑廊相继建成,太极广场、风水池应运而生。祖师庙初具规模,但离我心中的殿堂还有不小的距离。

      在启动硬件建设的同时,我开始抓制度建设。没有强有力的制度保障,祖师庙就不可能建设好、管理好。祖师庙筹建之初,筹备小组就开始建章立制,规范工作人员的一言一行。民主理财、一事一议,公开透明,有力保证了祖师庙建设的顺利进行。2006年,祖师大殿正式向信众开放,在祖师庙筹备小组的基础上增加了管理人员,成立祖师庙民主管理委员会,行使综合管理职责;成立财务监督小组,行使财务监督职责;成立民主监督委员会,全方位监督宫观各项工作。同时制定了一系列的规章制度,如:人员管理制度、教务管理制度、财务管理制度、财产管理制度等,规范祖师庙的各项管理工作。历年来未发生一起损民害民、违反财务会计制度和宗教政策法规的行为。

      在地方党委、政府的支持下,现在祖师庙又制定了更加长远、更加宏大的发展规划,未来上车湾镇将成为以祖师庙道教文化为核心的宗教文化胜地。为了这一目标的早日实现,我愿倾尽全力,付出所有,不忘初心,继续前进。祖师庙是我抛不开的道场。

 

      五、弘扬道教文化永不过时

      三十多年的修道生涯,给我感受最深的还是道教济世利人的核心价值观,并由我们这些道人们去充分践行而产生的社会效应,以及由此而带来的对道教本身的推动作用。

      在我担任九莲宫民管组组长时,在我的感召下参与社会公益活动的信士弟子就有不少,而且大多是城里有知识、有文化、有函养的善男子善女人。我到祖师庙后,仰叨祖师爷的恩光,在宫观道众的引领下,参与社会公益活动的爱心人士是越来越多。且不说他们对祖师庙建设资金的资助,其它社会公益活动也是积极参与。对上车湾福利院孤寡老人的关爱几十年如一日地坚持着,对品学兼优的贫困学子的资助每年都在继续,对国内突发灾难性事件的捐助也顺时而为。我们用具体行动诠释着道教核心价值观,广大信教群众在亲身参与中受到教化,我想这是不是达到了道教的预期目的呢。道教正是通过这样的形式,一代又一代地传承,才形成了今天灿若繁星的道教文化体系。

      中国传统文化历经五千年的流传,发生了深刻的变革。而道教恰恰保留了中国传统文化中最优秀的部分,直接继承了“礼”的形式和内容。“礼”是“仁”的基础,是儒家思想的制度保障。弘扬道教,弘扬传统文化,增强文化自信,符合当下的时代需求。对广大信教群众,我们通过举办系列社会活动吸引他们参与,弘扬道教文化。对广大道众,我们通过举办培训班、知识讲座提高他们的专业水平,然后通过他们向四方开枝散叶,传播道教文化,保留住中华传统文化渐次弱小的根系。

      中国梦,就是中华儿女的共同梦想,也就是中华文化的伟大复兴。弘扬道教文化,永不过时。

      道教是我割舍不下的缘。

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副主任杨同祥、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黄信阳、湖北省民宗委副主任谭微在等参加重光大典。

 

真武祖师标准铜座像高3.3米,重4吨,被誉为真武祖师的标杆、亚洲第一铜座像。